书尽荣耀。

安时琬。偶尔写点自己喜欢的东西。希望写出让人觉得温暖的故事。
坑杂慎fo。
微博@今天的安时琬运气也超好

【瑞金】I didn't have a chance

*推荐bgm:The Grey -Icon For Hire

*角色死亡有

这篇文我想了很久,决定写成这样,如果有人认为我的人物有ooc还请告诉我,我好进行更改!提前说明有一些自己的私设,但是背景主要还是凹凸大赛啦。最后希望各位看的开心!

以上没问题的话,正文开始——!
───────────────────

    『 I am standing on the edge of returning or just running away. 』我站在去或留的路口踌躇不前。

    在关于金的事情上,格瑞从来没有可以选择的机会。

    在他小时候被金救起的那一刻他没有选择的机会,在看到金来参加凹凸大赛的时候他还是没有选择的机会,而在现在,看着金知道自己又变成了那与现在的自己截然不同的样子而难过也是。格瑞依然没有选择的机会。

    无法选择,所以无能为力。

    格瑞又想到了金前两天对他说的话,以及他当时面对金的反应。

    “格瑞,他出来的时候,我知道他在做什么,知道会发生什么后果,但是我什么都做不了,我无法阻止他……”

    “我还记得,我第一次知道他的存在时发生的事……”金断断续续的对格瑞讲着他和黑金的故事。

    故事讲到后面,金也不确定他到底是在讲给谁听了。讲给格瑞?又或者是讲给自己。格瑞就在旁边听着他的叙述,一言不发。脸上还是一副平常的样子,连最与他相熟的金,也猜不透他此时在想些什么。

    “现在我发现我和别人不一样……”金的故事渐渐到了结尾,他的声音也慢慢低了下去。讲完故事的结尾,四周被沉默笼罩,仿佛这里没有人。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金开口打破了沉默,“格瑞,我和他是不是分不开了。”

    “别多想。”格瑞沉默了一会又开口了。他很想安慰金,但是他不太会安慰人,所以他想不出什么能够安慰金的语句。最后只能以“别多想”这三个字试图减少金内心的不安。

    夜色渐渐深了,金和格瑞躺在各自的床上。房间里很安静,但是格瑞没有睡着。格瑞的脑海里一直回放着金失落的表情,格瑞不得不承认,即使是在金最难过的时候,他也如此让格瑞心动。格瑞仔细想着金说的那些话,想起了小时候他似乎在某本古籍上看到过这种情况。只是……解决问题的方法已经记不清楚了。

    格瑞不禁有些烦躁,不知道为什么,每当有涉及到金的事情时他总会十分谨慎。虽然格瑞很相信金的能力,但总会不自觉的想帮金做好这些事情。仿佛这已经成为了一种习惯。这次也一样,格瑞像是没有别的选择,再次选择了帮助金。

    初赛已经结束,剩下的百人基本都是有些实力的,因此为了能更顺利通过接下来的决赛,格瑞每日还是像往常一样去各个副本与各种怪搏斗,继续磨练战斗技巧,没有一日断过他的修行。

    格瑞每日的修行都会比以往更难一些,像是到了一个瓶颈期,上不去,下不得。即使如此格瑞也一直没有断过继续寻找当年导致他灭族的凶手。在他结束每日的修行之后会尽他所能去打探消息,试图从中获得什么与那事有关的线索。与以前略有不同的是,格瑞在询问过那件事后他并没有像往常一样转身离去,而是隐晦地问出金目前的状况有没有什么解决方法。可惜的是,就算格瑞做到这个地步,他也并没有获得任何线索,灭族问题没有,金的问题也没有。

    格瑞面前所处的状况无一不是在提醒他,他处于一个瓶颈期。每日修行的难度变高,再加上他所寻找的事实真相和解决方法都像是他在岔路口走错了方向一样,离他越来越远。

    金会时不时找格瑞有空的时候邀请他组队,想和他一起去打怪。格瑞其实很想接受邀请,但是他一想到那天金的表情以及最近毫无头绪的事情,他只能狠下心来拒绝。格瑞不想看到金失落的表情,他喜欢看金的笑容,可能是因为在他被秋和金两姐弟收留的时候金的笑容给他留下的印象很深刻吧。况且金本就是一个开朗的人,如果就因为这件事而有了容易难过的事情,对格瑞来说是一件不好的事情,也是他不愿看到的事情。

    这几日的出行都一无所获,格瑞仍然没有放弃。终于,给他等来了契机。

       “格瑞,原来你在这呀,真是让本小姐一番好找。我听说你最近再找什么东西,正巧,我这里有关于它的消息,所以,我大发慈悲来告诉你这个好消息咯。”

    格瑞抬头看着坐在星月刃上的凯莉,不动声色地握紧了手里的烈斩。他说:“我可不相信你会有这么好心,你有什么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