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尽荣耀。

安时琬。偶尔写点自己喜欢的东西。希望写出让人觉得温暖的故事。
坑杂慎fo。
微博@今天的安时琬运气也超好

【瑞金】I didn't have a chance

*推荐bgm:The Grey -Icon For Hire

*角色死亡有

这篇文我想了很久,决定写成这样,如果有人认为我的人物有ooc还请告诉我,我好进行更改!提前说明有一些自己的私设,但是背景主要还是凹凸大赛啦。最后希望各位看的开心!

以上没问题的话,正文开始——!
───────────────────

    『 I am standing on the edge of returning or just running away. 』我站在去或留的路口踌躇不前。

    在关于金的事情上,格瑞从来没有可以选择的机会。

    在他小时候被金救起的那一刻他没有选择的机会,在看到金来参加凹凸大赛的时候他还是没有选择的机会,而在现在,看着金知道自己又变成了那与现在的自己截然不同的样子而难过也是。格瑞依然没有选择的机会。

    无法选择,所以无能为力。

    格瑞又想到了金前两天对他说的话,以及他当时面对金的反应。

    “格瑞,他出来的时候,我知道他在做什么,知道会发生什么后果,但是我什么都做不了,我无法阻止他……”

    “我还记得,我第一次知道他的存在时发生的事……”金断断续续的对格瑞讲着他和黑金的故事。

    故事讲到后面,金也不确定他到底是在讲给谁听了。讲给格瑞?又或者是讲给自己。格瑞就在旁边听着他的叙述,一言不发。脸上还是一副平常的样子,连最与他相熟的金,也猜不透他此时在想些什么。

    “现在我发现我和别人不一样……”金的故事渐渐到了结尾,他的声音也慢慢低了下去。讲完故事的结尾,四周被沉默笼罩,仿佛这里没有人。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金开口打破了沉默,“格瑞,我和他是不是分不开了。”

    “别多想。”格瑞沉默了一会又开口了。他很想安慰金,但是他不太会安慰人,所以他想不出什么能够安慰金的语句。最后只能以“别多想”这三个字试图减少金内心的不安。

    夜色渐渐深了,金和格瑞躺在各自的床上。房间里很安静,但是格瑞没有睡着。格瑞的脑海里一直回放着金失落的表情,格瑞不得不承认,即使是在金最难过的时候,他也如此让格瑞心动。格瑞仔细想着金说的那些话,想起了小时候他似乎在某本古籍上看到过这种情况。只是……解决问题的方法已经记不清楚了。

    格瑞不禁有些烦躁,不知道为什么,每当有涉及到金的事情时他总会十分谨慎。虽然格瑞很相信金的能力,但总会不自觉的想帮金做好这些事情。仿佛这已经成为了一种习惯。这次也一样,格瑞像是没有别的选择,再次选择了帮助金。

    初赛已经结束,剩下的百人基本都是有些实力的,因此为了能更顺利通过接下来的决赛,格瑞每日还是像往常一样去各个副本与各种怪搏斗,继续磨练战斗技巧,没有一日断过他的修行。

    格瑞每日的修行都会比以往更难一些,像是到了一个瓶颈期,上不去,下不得。即使如此格瑞也一直没有断过继续寻找当年导致他灭族的凶手。在他结束每日的修行之后会尽他所能去打探消息,试图从中获得什么与那事有关的线索。与以前略有不同的是,格瑞在询问过那件事后他并没有像往常一样转身离去,而是隐晦地问出金目前的状况有没有什么解决方法。可惜的是,就算格瑞做到这个地步,他也并没有获得任何线索,灭族问题没有,金的问题也没有。

    格瑞面前所处的状况无一不是在提醒他,他处于一个瓶颈期。每日修行的难度变高,再加上他所寻找的事实真相和解决方法都像是他在岔路口走错了方向一样,离他越来越远。

    金会时不时找格瑞有空的时候邀请他组队,想和他一起去打怪。格瑞其实很想接受邀请,但是他一想到那天金的表情以及最近毫无头绪的事情,他只能狠下心来拒绝。格瑞不想看到金失落的表情,他喜欢看金的笑容,可能是因为在他被秋和金两姐弟收留的时候金的笑容给他留下的印象很深刻吧。况且金本就是一个开朗的人,如果就因为这件事而有了容易难过的事情,对格瑞来说是一件不好的事情,也是他不愿看到的事情。

    这几日的出行都一无所获,格瑞仍然没有放弃。终于,给他等来了契机。

       “格瑞,原来你在这呀,真是让本小姐一番好找。我听说你最近再找什么东西,正巧,我这里有关于它的消息,所以,我大发慈悲来告诉你这个好消息咯。”

    格瑞抬头看着坐在星月刃上的凯莉,不动声色地握紧了手里的烈斩。他说:“我可不相信你会有这么好心,你有什么目的。”

treasure

一个告白梗。如人物姓名与任何重合,纯属巧合,请勿当真。最后一句有借鉴,出处:《梦回还》歌词。

《treasure》

文/殊瑜

─涉及曲目:《treasure》Bruno Mars          
     《情歌》简弘亦(cover梁静茹)             

              正文开始。 ───────────────────    

    “喂。”电话一接通徐铭泽便抢先开了口,“刘安楠你是不是又睡过头了!你赶紧吧,就等你了。”

    “就快到了,还差几个站。先挂了。”听到这话刘安楠心中涌起一丝紧张感。他今天,就要跟何家俊表白了。

    因为是周末,地铁里没有座位,刘安楠看到车门旁相对人少,靠在车门旁稍作休息。此时,他想起了何家俊打篮球时的模样。他现在,怎么样了。刘安楠这么想着,回忆起了初中时他们被开过的玩笑。依稀记得那时就有人起哄我们是一对了啊……不过,同性恋收到的舆论压力会很大吧,他会觉得我很恶心吗……

    一瞬间数个问题充斥着脑海,让他莫名有些烦躁。隐约间他听到地铁的提示,已经到站了啊……这么想着,他下了地铁。

    “我去,你终于到了!还能再慢点吗。”刘安楠一出地铁站就听到了彭梓衡在那里嚷嚷。“算了,既然人齐了,就按照之前说好的,我们走吧。”徐铭泽一看人齐了倒也不想在这呆了,便招呼其他人离开。何家俊倒是毫不犹豫,转身就走。彭梓衡则是拍了拍刘安楠的肩膀,给了他一个自求多福的眼神,跟着何家俊走了。
    看到他们俩走了之后徐铭泽走到刘安楠旁边,颇有深意的看了他一眼,说道:“既然想好了就去做吧,我们只能帮你到这了。”没等刘安楠的反应,他便随着前两个人走了。

    刘安楠默默跟在最后,一路无言。一瞬间,他想了很多。何家俊会同意吗,同意之后会怎么样,如果他拒绝了呢,应该怎么救场,会不会连朋友都做不了……这么想着,就走了神,倒是不小心撞到了何家俊背上。
“干嘛?”何家俊被撞了一下,身形一晃,险些摔倒,回过头看着刘安楠。“没什么。”刘安楠摇了摇头,没有说话。

    电梯来了,人们一拥而上,瞬间挤满了整个电梯,刘安楠是最后上的电梯。电梯里人很多,很挤。刘安楠的身体紧贴着何家俊的身体。他感受着何家俊的体温,心里的问题倒是有了个大概。再不说,就晚了吧,毕业已经有一阵子了,下次再聚,指不定都有女朋友了吧,就来不及了。刘安楠这么想着,抿了抿唇,那么,告诉他吧。

    电梯的速度很快,不一会就到了。电梯里的人们鱼贯而出。由于之前是预订过的,很快他们就进去了。通道很窄,仅容两个人并肩而行,刘安楠和彭梓衡走在后面。“一会原计划进行?”彭梓衡这么问。刘安楠点了点头,“原计划。”他顿了顿,接着轻声说:“希望我不会后悔。”
    刘安楠此时多种的心绪交织在一起。剪不断,理还乱。他不敢往前面何家俊所在的方向看了,仿佛有一道聚光灯打在他身上让人不注意不行。他垂眸看向自己的鞋尖,刘安楠的眼睫毛很密,像是一把刷子。旁边的彭梓衡注意到他的表情,拍了拍他的肩,给了他一个安慰的眼神。“好不容易出来玩一场,别这样,放轻松。”彭梓衡这么说,接着他又小声补了一句。“失败了没关系,我们帮你撑着。”说着,他们进了包间。

    “来吧,嗨起来!我们来唱歌,刘安楠你这回别想跑啊。”徐铭泽笑得一脸贱兮兮。听到这话,刘安楠嘴角微微上扬,“跑什么,爸爸本来是可以用歌声征服你的,就是我这张脸太出众了,因为我长太帅,所以才不唱歌。”说着,他就点了首歌,对着徐铭泽讲:“我们轮着来,一人一首,你先。为什么不是我?帅的人总要最后上场。所以我勉为其难压轴吧。”

    待每人都唱完一首后,在第二轮,刘安楠点了一首叫treasure的歌。已经是何家俊在唱歌,下一首就到刘安楠唱了。刘安楠握麦的那只手紧了紧,余光瞟到何家俊的侧脸,他忍不住看呆了。此时恰巧是歌的高潮部分,头上营造气氛的炫彩灯闪动着。灯光打在何家俊的脸上,在刘安楠眼里显得格外动人。仿佛有一种引力吸引着刘安楠的视线,无法移开。

    直到右上角出现“下一首:《treasure》”,刘安楠才忍不住回过神来。理了理混乱的思绪,深呼吸一口,等待着前奏。

    当前奏响起,刘安楠看了看徐铭泽和彭梓衡,他们对视了一眼,悄悄比了个OK的手势。“唱了这么久有点渴,我去买饮料。”徐铭泽找了这个借口,便出去了。接着彭梓衡以去洗手间为由,也出门了。

    包间内只有何家俊和刘安楠两个人,气氛有些微妙。要开始了。刘安楠盯着那个五秒倒计时,喉结动了动,清了清嗓子。“咳……”

    他开口唱了。“
Give me all, give me all, give me all your attention baby,”刘安楠此时坐在靠点歌机的地方,他慵懒的靠在墙上,而目光一直锁定着何家俊的表情。为了告白,刘安楠今天穿了一件格子衬衫。他觉得好看吗。刘安楠这么想着,接着开口了。“I got to tell you a little something about yourself。”……此时歌曲已进入高潮部分,炫彩灯闪动的频率随着歌曲的节奏,越来越快。刘安楠此时坐在的地方并不足以人灯光完全照在他脸上。他的脸上忽明忽暗,让人看不清表情。但是刘安楠并没有改变他的姿势,他就那么看着何家俊,一眼万年。

   “Treasure, that means what you are.
     Honey you're my golden star.
     I know you can make my wish come true.
     If you let me treasure you.
     If you let me treasure you。”已到了歌曲的末尾,刘安楠就这么唱着,仿佛唱了一个世纪那么久。他不敢再看何家俊的脸,所以他闭上了眼睛,可一闭上眼,眼前闪过的全都是何家俊的身影。随着歌曲的结束,他的声音逐渐低了下去,直至沉默。

    随着伴奏的最后一个音结束,刘安楠把手上的麦克风放下。他站起身来走向何家俊走去,他走的很慢,仿佛每走一步就要用尽全身的力气。

    当刘安楠走近何家俊时,恰好响起事先点好的情歌伴奏。一切都是那么刚好,这时,刘安楠开口了。他说“何家俊,你知道吗,其实我……”刘安楠说到这里,深吸一口气,下定了决心。我要告诉他。刘安楠这么想着,再次开了口。“其实,我喜欢你。你给我一首歌的时间让我说完。”刘安楠内心有些慌张,他不敢再看何家俊的表情,他自顾自说下去。

    “我喜欢你是从初二的时候开始的,还记得吗,jeffy说我到初二一改往日高冷,其实我是想跟你缩短距离,让我们再靠近一点点。我还记得有段时间我想和你说话,但是却不知从何说起,有点尴尬。还有,初二的篮球赛,我看着你们打球,就好像你在发光一样,我的世界在那时只有你……”刘安楠一点点诉说着他和何家俊之间的事情,或许是因为没有底气吧,他的声音低低的,带着一点沙哑,慢慢说着。

    此时在门外,徐铭泽和彭梓衡在外面静静的听,不禁为刘安楠捏一把汗,他们脑海中只剩下一个想法,就让他成功吧。

    与此同时,伴奏到了结尾,刘安楠的叙述也快结束了。何家俊觉得,刘安楠那天说的最后一句话,他可能十年后都忘不了。刘安楠那天说:“今天这话,说起来还是有些唐突,或许你会觉得我有点恶心吧,但是我是真的想告诉你,我喜欢你。哪怕重来一百次,我也还是会,喜欢你。”刘安楠讲完这话长出了一口气,他仿佛能听见自己的心跳声。或许是过于激动吧,被一种魔力引导,他把埋藏在心中的一句话讲了出来。“You will be my treasure forever.”

    何家俊被刘安楠盯着,他一时有些呆滞。半响,他回过神来,轻轻开口。在他开口的瞬间,气氛变得很沉重。“可是,我们从来都是兄弟,从前是,现在是,以后,也只能是。你不知道,其实我有一个喜欢的女孩……”何家俊的话没有说完,门被打开了,徐铭泽和彭梓衡手里拿着饮料进来了。

    “我跟你们讲,买饮料的人超多,可累死我了。”徐铭泽把手中的饮料放到桌上,马上坐了下来。

    “哇,你这人真不厚道,我还帮你拿了嘞,真是的。”彭梓衡把手上的一瓶饮料递给刘安楠之后,打开了另一瓶饮料,兀自喝了起来。

    刘安楠此时已经不想看见何家俊的脸了,他怕他会情绪失控。他努力控制住自己的声音,让它听起来正常一点。“徐铭泽,你跟何家俊解释吧,真是运气不好啊。”

    彭梓衡和徐铭泽立马懂了,刘安楠失败了。彭梓衡拍了拍刘安楠的肩。“不就是个游戏吗,你都搞完了,开心一点。”

    多年好友的默契让徐铭泽马上接了下去。“何家俊我跟你讲,其实是这样的,我们玩真心话大冒险,刘安楠他输了,然后我们给想出来这个损招,怎么样,吓你一跳吧。”徐铭泽和彭梓衡一人一句地说着,倒是越来越像这讲相声了。

    刘安楠早已回到他唱歌时候的位置了,他低着头,脑海中如放电影般,又想起来何家俊谈恋爱的时候的模样。那时的他,笑得那么开心。春风十里,抵不过他的笑容,只是他从未对自己这么笑过。……明明知道他喜欢女孩,自己这般,又是为何啊。刘安楠想着,最终发现,自己能做的,只有和他当一辈子兄弟。

    罢了,哪怕只是兄弟,我也会永远在你身边。这条殊途,决不回转。